柳长欢

阿瑶亲妈骨灰粉,站曦瑶
曦瑶圈渣渣,阿瑶妹子曦瑶妹子随意勾搭
还站追凌不逆不拆,晓薛则是可逆不可拆
很好勾搭的小可爱一只,到时候咱们一起养瑶瑶ớ ₃ờ
QQ:2908146109

钗头凤·误此生


*以前发过词
*刀预警

章台柳,花街楼,寻亲妄自入仙州。昔年旧,笑意柔。弑兄杀父,再难回头。囿,囿,囿。
中深谋,芳华休,金鳞台一朝跌落。朔月透,千念绝。本应共赴,黄泉尽头。谬,谬,谬。

也曾是稚善少年,
也曾是笑意纯然,
也曾别无所愿唯求一世安,
也曾有壮志情为世间执剑,

却一次次摔得头破血流。

终于,他用谎言,用假面,将那颗滚烫赤子心蒙上冰霜罩上黑布。

以为不会再动心不会再受伤。

可那颗心终究还是在。

一次次的手下留情,一次次的剑下留人,一次次的一念之仁。

聂怀桑、思思、黑鬃灵犬。
观音庙内只封灵力不做伤害的“人质”。

联手将他层层伪装掀开,
从金鳞台至高处推下。

最后,雪亮的剑光划破夜空,划破他心上的层层防护。

滚烫殷红的心头赤血,再次涌了出来。

只有他能剜出他的心,

因为他,早就将他放在了心尖之上。

很痛。

比被避尘剑断腕,
比腹内藏弦十几载,
比从金鳞台上两次被踢下去,

都要痛。

痛到极处,便一起死吧。

可是,舍不得。

拼一生争一世,终落得一无所有,众叛亲离剑穿心封棺埋骨。

与此生最怕之人同棺,永不超生。

此生,尽误。

记梗

占tag歉

1.单人历劫梗:阿瑶下凡尝人间苦难,观音庙身死后归位。
魂魄有损记忆不全。
后找回记忆,去找了蓝曦臣,见到蓝曦臣孤身闭关。
最后抹去了蓝曦臣的记忆。
『既然我使你难复欢颜,那么就忘了我吧,那些记忆,由我一人铭记便是。』

2.千粉车梗:阿瑶棺材板被翻,蓝曦臣寻人。
一夜酒醉,蓝曦臣误入青 楼 。
【然后是车……虽然我还是不会写车,正在补习中】
次日醒来,看到的是一个与金光瑶有些相似的小 倌。
蓝曦臣为那人赎了身,离去。
阿瑶在隔壁的房间看着蓝曦臣离开的背影。

3.百粉吃醋梗——没错我就是百粉点梗拖到了现在

4.瑶琴梗
金光瑶要送蓝曦臣一架瑶琴。
准备了许久许久。
即将功成之时,金光瑶身死,封棺埋骨。
开春便要吐丝的天蚕,没了人养着,尽数死去。
次年蓝曦臣的生辰,收到了一架没有琴弦的琴。
『他以心头血养了这么久,终究不过一场空。』

5.点朱砂梗
金家子弟的朱砂,便如蓝家的抹额,非命定之人不可动。

还有什么想看的梗,可以评论留言,我尽量写。
嗯,事太多,更新频率不保证。

习惯

系列一 蓝曦臣视角

(一)

“阿瑶怎的还不送来请柬?”

融融春日,东风拂面,窗外几只玉兰已是含苞待放,蓝曦臣兴致一起,左右无事,便提笔绘了下来。

放下笔,端详着一下午辰光所做的画与窗外之景,忽然又想起,阳春三月,算日子,也是往年阿瑶邀他去金鳞台观雪浪花海之时了。

正想着,蓝曦臣便听有人扣门:“泽芜君。”

“进。”

来的便是金家门生,恭恭敬敬地将烫金牡丹的请柬递到蓝曦臣手边,道:“泽芜君,宗主派在下来送请柬。”

蓝曦臣接过请柬,摇头失笑:“当真是念叨不得,刚想起金鳞台的雪浪花海,请柬便到了。”

“泽芜君想去,随时去便是了,又何须等这个,”那门生亦附和着笑道:“宗主总是盼着泽芜君的。”

“我这不是刚想,请柬便到了吗?”蓝曦臣拿着请柬笑道。

“也是,”那门生也笑了:“每年都是这个时候,不说泽芜君与宗主,便是我们这些送信的门生也都习惯了。”

(二)

送去云深不知处寒室的请柬,向来都是金光瑶亲笔写的。

金光瑶的字好,幼时再难,孟诗也供着他进学,后来射日功成位列三尊,又请了名师专门练过,一手小楷端是灵秀。

都说字如其人,金光瑶的字都是看着圆润却也暗藏锋芒,只是在蓝曦臣面前,不管是人还是字,都是敛尽锋芒,只余满溢出的温暖柔和。

请柬中的内容,也不是那无可挑剔却千篇一律的句子。

开篇便是一声“二哥”,直看得蓝曦臣眉舒目展。

“二哥,雪浪花已开,瑶亦侯君久矣,愿君往。”

没有注明时间,因为随时皆可至。

蓝曦臣收起请柬,推开门,外面春色正好,想来,金鳞台的花海当是极美的,他的阿瑶也等他很久了,这便去吧。

(三)

金鳞台雪浪花海的风光,是修真界最负盛名的美景之一。

年年春日,金星雪浪盛开的时候,金鳞台总是大宴小席不断,每一场宴席上都有雅正端方的泽芜君,和八面玲珑的敛芳尊;每一场宴席散后,月下牡丹的美景,也总会有款款温柔蓝曦臣与金光瑶,同游共赏。

在清素月色的照拂下,雪浪花海少了几分白日的壮丽璀璨,却显得格外安恬雅致。

蓝曦臣与金光瑶行在雪浪花海中,忽然间蓝曦臣微微回首偏头,出声唤道:“阿瑶。”

“二哥?”金光瑶落后了蓝曦臣半步,手指正点上一株金星雪浪,闻声讶然抬头对上蓝曦臣的眼,疑惑出声。

蓝曦臣微微摇了摇头,道:“无事,只是想唤阿瑶。”

“二哥是想阿瑶了?”金光瑶道:“阿瑶总是会在的。”

“是,阿瑶总是会在的。”蓝曦臣笑应道。

身后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回眸便可见,出声便有应,岁月静好亦不过如此。

只是想着,眉目间,便含了笑。

(四)

蓝曦臣闭关寒室,出关后便埋首宗务,以前不觉,现在才发现,繁重卷宗,足已淹没一切雪月风花,到是没什么多余的心力去想旁的。

看也不看便再次打开一份帖子,蓝曦臣一眼扫过,却顿住了。

送呈蓝宗主涣钧启:

    谨定于三月十五,金鳞台将办清谈会,敬备薄酒,恭请光临。

                      金氏宗主凌敬上。

……是了,是雪浪花开的时节了。

蓝曦臣这才想起,便要推门而出,却猛然想起,距离相邀的日子尚有半月。

苦笑着缩回推门的手,蓝曦臣一边转头一边轻轻唤道:“……阿瑶。”

身后只有满室空寂,和案头高高摞起的卷宗。

没有那个笑意盈盈的人,应他一声“二哥”。

再没有了。

——金宗主,二哥,就不必再叫了吧。

这一瞬,蓝曦臣真的感受到了,生命中缺了一环。

(五)

不管何时,蓝曦臣走到何处,都是贵客,上金鳞台赴清谈会,自有迎客门生家臣一路相引。

金家纵然不复当初金光瑶在时,百家仙督的风光,却也依然是千年世家,仍列四大家族,规矩自然也是大的。

一路走来,蓝曦臣由门生引着,递请柬,登车驾,过辇道,入分路,上金鳞台。

入场落座,蓝曦臣便见,金凌坐在主位,眉目间稚气已退,骄矜仍在,却沉稳了许多,撑起一身繁复华丽的宗主仪服,也有了宗主的威仪。

只是……不该是这样的……

宴席上,蓝曦臣捡着素菜草草用了几口,一顿饭食不知味,散席后,蓝曦臣不想留在安排的客苑,便在金鳞台随意走着。

不知不觉间,便走到了绽园。

那是他每次来金鳞台,与阿瑶同住之处,有着无数温暖珍重的回忆。

蓝曦臣便要进去,却不想,被门口守卫拦下。

那守卫是一直守着绽园的,蓝曦臣认识他,他更是认识蓝曦臣的。

此时他拦下蓝曦臣,低着头不敢看蓝曦臣眼中的疑问,道:“泽芜君……这里,这里……不准外人入内。”

——外人

他成了金鳞台的外人。

(六)

后来,蓝曦臣再次习惯了。

习惯了每日埋首卷宗,习惯了仙门应酬。

习惯了公事公办的请柬,习惯了在金鳞台依足礼数。

也习惯了身旁再无一人相随,习惯了唤出“阿瑶”,却等不到回应。

总会习惯的。

曦瑶的三重境界

*这是挂人加更
*微忘羡,内容很少就两句话
*蓝大生日贺文还在肝,绝不耽误,蓝大可是团宠,不能委屈的√
*脑洞源自于王国维先生的三重境界,我觉得挺适合曦瑶的所以瞎写了下

一.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纵然是清谈会想开就开,蓝曦臣想请就请,可清谈会终究有开完的时候,请来的人也终究是要走的。

修仙之人,御剑来去,没有寻常人难舍难离的十八里长亭相送。

金光瑶送走蓝曦臣,独自一人站在金鳞台空荡荡的百丈高台上,西风已起,吹得遍体皆寒,遥遥望去,皆是一篇萧瑟。

独留他一人,高处不胜寒。

“二哥,阿瑶等你。”

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闭关寒室的日子,每日整理整理故人遗物,回忆回忆一些往事,时间便不知不觉地过去了。

蓝曦臣不奏问灵,他知道,那人封棺埋骨,无数道封印禁制,他便是奏上千遍万遍他亦听不到。

更何况,便是可以,他亦不知,该与他,说些什么。

便只守着回忆,安静度日。

纵然最后结局苦痛,可十几载相守相伴的情义,却不是假的。

他相信。

出席家宴时,不知不觉间便是频频出神,结束后蓝曦臣被蓝启仁叫住时,便做好了受训的准备。

可出乎蓝曦臣意料的,他并没有被训话,蓝启仁上下打量了他半晌,只叹了口气,道:“注意身体,别为了……弄坏身体。”

蓝曦臣哑然。

回去后,他才发现,层层繁复的宗主家纹袍,穿在身上已然空荡。

“阿瑶,二哥想你了。”

三.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距离金光瑶棺材板被翻阴虎符被盗,已经有五年了。

距离蓝曦臣云游四方,除妖奸邪,也已经有五年了。

这五年来,蓝曦臣几乎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都快把逢乱必出的名号从蓝忘机手上抢来了。

当然,仙门百家都知道蓝忘机逢乱必出起码一半的原因在魏无羡身上,蓝曦臣如此行为,自然也少不了非议。

蓝启仁气的吹胡子瞪眼睛,几乎要和蓝曦臣拍桌子了,可蓝曦臣还继续该怎么找怎么找。

可是一晃又是数载,蓝曦臣却依然遍寻不到。

蓝曦臣没想过放弃,他想,忘机问灵十三载,终是找回了魏公子,他也能找下去。

十三载,三十载,他也能等。

他也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就藏在心上,好生安放。

可又一次听闻消息后的匆匆赶赴,却还是一场空欢喜,蓝曦臣也会累。

索性不再急着满世界寻觅,想了想,他回了许多年前,还是少年孟瑶,将重伤的他领回的 家 。

本以为数十年过去,那里早已物是人非,却没想到,那间屋子,依然还在,甚至里面还亮着灯。

蓝曦臣好像想到了什么,离房舍越来越近,心跳得越来越快。

推开门,红烛温暖的光线争先恐后的涌出,坐在桌前的人闻声回首,微微讶异,却也笑了出来。

“二哥。”

“阿瑶。”

乐乎只让发十张图,我只好挑重点中的重点了,避免说我断章取义,我附带自 @避尘. 出现后的全部评论,剩下的图,我发第二个帖子一起贴上来。第二个帖

昨天刚说挂一个人更新一篇文,这是来催我更新吧?等着,今晚查收,肯定有新文,你越闹,我越爱曦瑶!
这次我不是占tag,我只是麻烦xc把你们家的【哔——】领走,教育教育再考虑放出来。
我昨天发帖挂人,挺热闹的,关注的应该知道得差不多了吧,今天还有后续。
我还要挂人,就是挂这个@避尘
原本我们和那个妹子都说了,等她两个礼拜,给证据或者结果,已经基本上尘埃落定,我赶火车去学校,两个小时没看,再一开乐乎,一百多条评论把我都吓了一跳,再一看,是他开始的。
他的言论,过分的我都单独截图标注了。
我总结了一下,一共如下几个事。
①他上升角色辱骂角色,谁家爱豆不是自己家心头宝?什么难听的话都敢说,性 病 都给我弄出来了???不挂你,你以为我是圣母啊???麻烦谁家的【哔——】谁领走!我把话放在这儿了,我就是喜欢瑶瑶,他做的事我都知道,但我就是喜欢他,骂瑶瑶我跟你没完!
②他上升圈子辱骂圈子,说曦瑶圈抄袭,可以,拿出证据来,没有证据,不正面回应要证据,一直空口白话地辱骂???
有意思的是,这个【哔——】五分钟前刚说我们曦瑶圈不产粮光撕逼,我们底下人告诉他了我们产粮,并且我这个发帖的就是几乎日更的渣文手。
他扭头就说他没说过我们曦瑶圈不产粮???
在妹子说别不认,有截屏后,直接说他就愿意说我们曦瑶圈不产粮光撕逼怎么样???
这说话的方式,我都怀疑你是故意给xc圈抹黑的,如果是披皮黑,xc圈也是够倒霉的了。
③说占xc的tag,我就呵呵了,看时间可知,他之前就出现过,在我打了xc的tag时没说话,在我们已经和那个妹子说了,我也把xc的tag撤了两三个小时了,忽然冒出来,说占xc的tag,这仿佛在逗我玩呢,逻辑在哪里???
曦瑶圈妹子佛,瑶圈妹子也佛,但佛不等于好欺负,这次,没完。
最后,对挂的这个【哔——】,我再说一句,好好讲理,我陪你讲一天一宿,但要是满嘴脏话,我不和你吵,黑名单您继续待着,别说我不允许您评论,满嘴脏话的评论,只会污染tag污染心情。
如果xc圈有人认识这个,确实是脑残粉,麻烦领走。
如果都不认识,是披皮黑,那么一起举报让他封号,也免得败坏xc的名声,污染曦瑶的tag,OK?
当然,瑶粉,曦瑶粉,咱也文明和谐,不骂架,以理服人。

【曦瑶】假如某校全校都吃魔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乐死我了,有才,我服,真·大佬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燕久:

大家好我又来沙雕了


讲在前面:鉴于魔道CP众多,本段子不一一列举,除了我吃的曦瑶和官配忘羡之外,其他CP一律用代号XX和OO总代,其他CPF请不要有代入感,这只是一个沙雕段子~不喜勿喷,谢谢~




下面正文:


假如某校全校都吃魔道


首先,得有这么一所学校,从校长到同学,全部都是魔道粉,但是吃的CP各有不同,那么这样一所学校,会是怎么样的呢?


1、


当他们遇到cp问题是靠集体课开小差产粮解决,还是靠考试成绩一较高下?本次摸底考试,曦瑶方阵总得分xxxx分,忘羡方阵总得分xxxx分XX方阵总得分xxxx分,OO方阵总得分xxxx分,恭喜获胜方阵荣获本期摸底考试冠名权?




2、


他们是不是班级设立流动红旗?每个星期根据cp方阵的表现,哪个方阵表现好,可以把他们方阵的流动红旗挂在门口一周,宣誓cp主动权


如果那样的话,他们学校的课间日常应该是这样的
A:哎呀你们班这周怎么又挂曦瑶呀!
B:是啊!我太羡慕你们班每周都能挂XX,我都想让我爸给我转班了!
A:那你们班XX方阵就不能为了喜欢的CP努努力吗!
B:我们也想啊!但是我们班三个学霸全喜欢曦瑶,我们怎么考得过啊!




3、


他们学校运动会是这样的:
枪响,运动员开跑
A:B加油!B加油!B加油啊!!!!
C:哎哎哎!你喊什么呢!B是隔壁班的!D才是我们班的啊!
A:B吃XX,D吃曦瑶你不知道吗?
C:啊?所以呢?
A:对待同CP的同学,就要做到爱无班界,对不同CP的同学,虽然同班也决不能助长!这种思想意识要从小培养啊,你现在觉悟这么低,以后出了社会很危险啊我告诉你!




好了,暂时是这么多~以后想到更多沙雕可能会补充,我是燕久,一个最近沉迷沙雕不可自拔的正经文手~


PS:本沙雕纯属瞎编娱乐


千万不要说我抄袭某学校校风校纪校情校律!你说了我也不信~因为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学校!



雪中牡丹盛

*微量忘羡


姑苏少雪,难得下了一场雪,魏无羡便和蓝忘机将越发沉寂的蓝曦臣生拉硬拽地拖出去赏雪散心。

亭台山石,楼阁水榭中,早有弟子备好了笔墨纸砚。蓝曦臣在魏无羡连求带哄的阵势下,无奈提起了笔。看了眼外面飘飞的雪片,低头作画。

窗外寒梅疏影横斜,开得正好,魏无羡满以为画出来的会是一幅雪中寒梅图,可看着蓝忘机越来越没有表情的脸,敏锐地感到了不对劲。

蓝曦臣刚一撂下笔,魏无羡就凑过去看。蓝曦臣的画技自然是不必说的,景象是雪花纷飞的冬日,笔锋却一片温柔和暖。

图中的雪下得很大,一团团似春日柳絮般纷纷扬扬地落下,和地上看不到边际的雪浪花海汇成了一个完美衔接的整体,只能依稀从花蕊的点点金屑分辨花与雪,端是美若仙境。

可是,纵然景色再美……

蓝忘机蹙眉,道:“兄长,你……”

“哎哎哎!”魏无羡深知蓝忘机的脾气,一张嘴,气氛只会变得更糟,连忙趁蓝忘机还没说啥给打断了,想了想,打诨道:“兄长,你这画的也不对啊,作画讲究写实,哪有下雪天开的牡丹花啊?你看看这外面寒梅正好,咱再来一张啊,我也好给裱起来哈哈哈哈。”

魏无羡笑了半天,发现气氛一点没好,反而更僵了。

悄悄瞥了眼蓝忘机发青的脸色,魏无羡正琢磨他说错什么了,就见蓝曦臣终于有了动作。

蓝曦臣手指抚在画纸中娇贵的牡丹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不……我见过。”


蓝曦臣接了帖子赶到兰陵的时候,正赶上了兰陵的初雪。

虽是初雪,但兰陵地处北方,下起来依然是一片银装素裹,蓝曦臣御剑直入金鳞台,落下后却是愕然。

金鳞台上一片洁白,原以为是积雪,却是一片雪浪花海,天上的飞雪落入其间,转眼便分不清雪与花界限,只看到花蕊星星点点的璀璨金丝,放眼望去,更是壮丽无双,不似人间。

雪浪花海的景象,蓝曦臣是见惯的,年年春日,金鳞台大宴小席就没断过,他几乎是住在了金鳞台,牡丹开的最好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个笑意盈盈的人,在他身旁,共他同赏。

但他却没想过,有一天竟会在冬日看到盛开的雪浪花海。

金光瑶一如往常地从花海深处迎了出来,径直走到蓝曦臣身边,眉眼间俱是笑意,温声唤道:“二哥。”

蓝曦臣这才反应过来,看着金光瑶和他身后的花海,问到:“阿瑶……这金星雪浪怎么开了?”

金光瑶便笑了起来,眼底是纯粹愉悦的光芒,转头看了眼这片花海,笑道:“二哥说过想看,阿瑶便准备了准备,二哥看看,可与二哥想的一样?”

蓝曦臣怔了一下,这才想了起来。


那是去岁的冬日,亦是初雪。

绽园内,寒梅吐艳,金光瑶烹茶煮酒,陪蓝曦臣观雪赏梅。

“姑苏少雪,年年冬日要赏雪景,都要跑来阿瑶这里,阿瑶不会嫌二哥烦吧?”

金光瑶低眉斟了茶奉给蓝曦臣,含笑道“哪里会烦,阿瑶巴不得二哥住在这里不要走,生怕哪年二哥就不肯赏脸了呢。”

“春日的花海冬日的雪,年年都是盛景,”蓝曦臣接下金光瑶送到手边的茶饮了一口,亦笑,“看这些哪里有比兰陵更好的地方,自然舍不得不来。”

“是了,二哥年年都要看两场雪的,”金光瑶狡黠地眨了眨眼道:“看了雪,饮了茶,可是要付账的,这次的图,泽芜君可不要忘了。”

“堂堂仙督,好生小气,这么点茶点就追着要账,”蓝曦臣也打趣了一句,顿了顿,又笑道:“若是两场雪可合在一起,应是极美的。”

金光瑶奇道:“合在一起?”

“天上雪花翻飞而落,直坠入人间雪浪花海,放眼望去,皆是一片洁白,只能从花蕊点点金屑,分辨何处是花何处是雪,何处是人间何处是天上,定然极美。”蓝曦臣说完,低头拿起茶盏,又饮了一口,笑道:“可惜了,牡丹过不得夏,便已然凋谢,此景无缘可见。”

“是吗……”金光瑶也拿起了自己的杯盏,却没有饮下,只摩挲着白玉杯盏温润微腻的杯沿,轻声道:“确实应是极美的。”

“好了,不想了,”蓝曦臣轻轻敲了下金光瑶的头,笑道:“怎么阿瑶倒陷进去了,过来磨墨,还要不要账了?”

金光瑶被敲了一下,这才回神,揉了揉额角,连忙应道:“来了来了!”


蓝曦臣着实没想到,那随口说出,连自己都觉得可笑转头便忘了的念头,金光瑶却真真地记住了。

不仅记住了,还真的做到了。

看着眼前和曾经想象中别无二致,甚至更美的景象,蓝曦臣一时说不出话来,半晌,才嗓音干涩道:“……这是,怎么做到的?”

金光瑶便笑:“金鳞台闭门谢客四月,阿瑶找人扦插了花苗,造了暖房养着,前两日观天时的算出今日是初雪,便拆了暖房,以灵力催开,正好二哥来可以看到。”

金光瑶说起来的语气轻描淡写,蓝曦臣却知道为了让这些娇贵的牡丹在雪中盛开,金光瑶背后费了不知多少人力物力,耗进去多少心血。

如此费尽心力,就只为让他看上一眼他想看的景色,蓝曦臣几次启唇,想说些什么,最后却只道:“……过奢了。”

金光瑶也不恼,依然笑意盈盈的,道:“嗯,阿瑶知道了。”

知错不改。

蓝曦臣不知道金光瑶心里想的,道:“没有下次了。”

“嗯,没有了,”金光瑶立刻点头应下,又补充道:“除非二哥还想看,阿瑶绝对不会再弄了。”

“你啊……”蓝曦臣失笑,伸手敲了金光瑶一下,道:“好了,既然已经有了,那就陪二哥先赏雪吧……”

“好啊,两场雪一起赏——二哥别忘了给阿瑶这次的账啊……”

“就不给……看你下次还胡闹……”

“二哥不给,阿瑶明年还弄……”

“别闹……”


没想到那幅画,因为求精,几次删改皆不满意,又有各种事情耽误,最后竟当真没能送到那个人手中。

蓝曦臣看着面前画卷,看了许久,忽然伸手将它狠狠撕作两半。

在蓝忘机和魏无羡担忧的眼神中,蓝曦臣靠着桌案,继续笑道:

“阿瑶,二哥还想看,再给二哥准备一场吧。”

“这次,一定立刻给你把账清了。”

窗外,被人千里迢迢送来的牡丹,早已在雪中尽数枯萎。

ps:追前缘的宝贝儿们,我没更新,但是第八章添了些内容,改了些细节,可以赏个脸(*^▽^*)


xctag已删,惹不起啊,以后再在曦瑶tag翻到 倾 诉 抱 怨 也不敢说话了,QAQ
太太我给您道歉,给纯洁善良又友好的xc道歉,全是我在挑事,在没事找事,对不起对不起>人<

我做事讲证据,从不空口白话先上图,截屏自己看。
xc挂我们曦瑶,说是三次元有人偷她手稿要改曦瑶,被当场抓包。
@蓝江晚吟 说是之前有过,对方还反告状说是网络暴力,还说再有下次宁可不上学了也要和她撕。
真的很可怜啊。
可是,咱们是法治社会,凡事要讲证据,一没证据,二不艾特对方ID出来,我私窗要也没回复,底下曦瑶评论询问相关事件细节,也都不回复了。
emmmm???在下着实黑人问号脸。
顺便我看了一眼她的主页,个人简介第一句是【曦澄党太太】?第二句【有蓝涣,勿撩】?我是真服了。
上个月,一个月挂我们曦瑶圈,连ky带抄袭各种理由加一块,一共有七次!
拜寿也没这么勤快的吧?!
而且也不抄别家,不ky别家,就去xc圈找事?这是真爱啊?!
而且据我所知,我们曦瑶圈很多人都是从来不看xc的tag的。
我们曦瑶又不是不产粮,又不是没文手,非偷xc的文改曦瑶???
反正我这个渣文手,把话放在这儿,我柳长欢,就是卡文卡死,死外面,跳下去,也绝对不看xc的文,更不抄袭。
绝不真香!
最后一句话,公道自在人心,悠着点。
ps:如果闹事是为了逼退曦瑶圈的太太,那么可以放弃了,越闹越要争口气,从今天开始,整一回事,我挂一回,每挂一回,加更一篇文,今晚查收新的曦瑶文!

【随便说些什么】

今天发的帖子数满一百了,回头看看注册时间也有五个月了,从透明萌新变成透明老人了,一时有感就随便说几句。
我喜欢金光瑶,站曦瑶,更甚至是为了曦瑶看的魔道。
看魔道的时候,我高二升高三,每天投身于无边无际的题海中,看完也没时间写文混圈,直到高考后才有时间入了圈子。
写写渣文,渣段,反响也不稳定,好了热度破千,差了也就几十,不过一直坚持到了现在,粉丝涨涨掉掉,居然也快破千粉了,也是很感谢大家的赏脸包容。
客观说,魔道圈确实乱,我这个发文前立了flag要圈地自萌绝不撕逼不挂人的,还是于今天把flag拔了。
其实我最大的愿望也只是希望阿瑶越来越好,曦瑶圈安安稳稳越来越好,却总有各种乱七八糟的事。
最近也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都好久没好好发文了,发了帖也是什么沙雕改图混更。
我认真反省了一下自己,还是要找回初心,继续认真发文(刀),不为别的,只为描绘我心中的阿瑶,为我曦瑶写下我的想法。
别的不敢说,只愿明年,我还能在这里,再说一句:
愿明年,我还在这里。
以上,一只老透明的全部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