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欢

阿瑶亲妈骨灰粉,站曦瑶
曦瑶圈渣渣,阿瑶妹子曦瑶妹子随意勾搭
还站追凌不逆不拆,晓薛则是可逆不可拆
很好勾搭的小可爱一只,到时候咱们一起养瑶瑶ớ ₃ờ
QQ:2908146109

望乡

*私设阿瑶的棺材板被想盗阴虎符的人翻了,魂魄成功入了地府

按照阴间的规矩,魂魄在饮下孟婆汤投胎转世前,可以去望乡台,有一刻光阴,再看看阳间的故地故人。

为这一刻时间,精明狡黠的前敛芳尊金光瑶就掰着手指算了许久。

金鳞台不用看,他对那里从来就没有什么归属感,甚至连好感也没有,唯一的金凌,是个有本事的孩子,还有江澄帮着,他放心。

成美悯善都不知道投了几回胎了,想看也看不到,就算能看到,他们转世后相貌性格也都不一样了,不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看了也只徒添伤感。

聂怀桑算计得他最后身败名裂,魂魄受多年封印之苦,但也是他杀了他大哥在先,没什么好说的,他不恨他,当然也不会想再去看看他,他再如何,也与他无关了。

蓝曦臣……蓝曦臣……

金光瑶想了许久,最后决定先再看一眼观音庙。

那是他身死之处,众叛亲离封棺埋骨固然不是什么值得怀念回忆的美好记忆,可那也是安葬母亲的地方。

他这一生,算到最后,也只有在母亲身边的快乐是真实的了。

其他什么认祖归宗,位尊仙督,与……与泽芜君十几年的相伴,也都不过是镜花水月海市蜃楼的虚幻,到头来只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

他的母亲,是这世间最好的母亲。

他的母亲,只有母亲,才是,他的。

水镜泛起阵阵涟漪,下一刻一个陌生的场景出现于镜中。

没有什么寺庙,也不是杂草丛生的一片荒芜。

就是干干净净一座坟,有墓碑,上面刻着简简单单几个字。

孟瑶之母,孟诗。

金光瑶蓦然愣住了,随后眼眶发红,伸手捂住了脸,整个人都在发颤,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那字迹,他再熟悉不过。

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心念先动,画面便又换了。

终究还是看了,云深不知处。

寒室的门扉紧闭,屋内的白衣人远比记忆中清瘦了许多,单薄的肩头似是下一刻就要被衣袍压垮。

他正在抚琴。

是问灵。

只有简简单单的三个音,金光瑶看过蓝曦臣问灵,这三个音是什么意思,他知道。

君在乎?

君在乎?

君在乎?

君在……

……

不知这三个音他弹了多少遍,也不知这些年他奏过多少遍问灵,只看到新旧不一的血痕,斑驳了整架木琴。

金光瑶伸出手,轻轻触到水镜中的人,道:“我在……二哥……”

只是这句回应,无法触动那根琴弦。

他不知……

仍在不知疲倦地弹出那三个音。

君在乎?

二哥,我在。

君在乎?

二哥,我在。

君在乎?

二哥,我在。

君在乎?

二哥,我……

“时辰到,上路!”

走了……

评论(59)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