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欢

阿瑶亲妈骨灰粉,站曦瑶
曦瑶圈渣渣,阿瑶妹子曦瑶妹子随意勾搭
还站追凌不逆不拆,晓薛则是可逆不可拆
很好勾搭的小可爱一只,到时候咱们一起养瑶瑶ớ ₃ờ
QQ:2908146109

雪中牡丹盛

*微量忘羡


姑苏少雪,难得下了一场雪,魏无羡便和蓝忘机将越发沉寂的蓝曦臣生拉硬拽地拖出去赏雪散心。

亭台山石,楼阁水榭中,早有弟子备好了笔墨纸砚。蓝曦臣在魏无羡连求带哄的阵势下,无奈提起了笔。看了眼外面飘飞的雪片,低头作画。

窗外寒梅疏影横斜,开得正好,魏无羡满以为画出来的会是一幅雪中寒梅图,可看着蓝忘机越来越没有表情的脸,敏锐地感到了不对劲。

蓝曦臣刚一撂下笔,魏无羡就凑过去看。蓝曦臣的画技自然是不必说的,景象是雪花纷飞的冬日,笔锋却一片温柔和暖。

图中的雪下得很大,一团团似春日柳絮般纷纷扬扬地落下,和地上看不到边际的雪浪花海汇成了一个完美衔接的整体,只能依稀从花蕊的点点金屑分辨花与雪,端是美若仙境。

可是,纵然景色再美……

蓝忘机蹙眉,道:“兄长,你……”

“哎哎哎!”魏无羡深知蓝忘机的脾气,一张嘴,气氛只会变得更糟,连忙趁蓝忘机还没说啥给打断了,想了想,打诨道:“兄长,你这画的也不对啊,作画讲究写实,哪有下雪天开的牡丹花啊?你看看这外面寒梅正好,咱再来一张啊,我也好给裱起来哈哈哈哈。”

魏无羡笑了半天,发现气氛一点没好,反而更僵了。

悄悄瞥了眼蓝忘机发青的脸色,魏无羡正琢磨他说错什么了,就见蓝曦臣终于有了动作。

蓝曦臣手指抚在画纸中娇贵的牡丹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不……我见过。”


蓝曦臣接了帖子赶到兰陵的时候,正赶上了兰陵的初雪。

虽是初雪,但兰陵地处北方,下起来依然是一片银装素裹,蓝曦臣御剑直入金鳞台,落下后却是愕然。

金鳞台上一片洁白,原以为是积雪,却是一片雪浪花海,天上的飞雪落入其间,转眼便分不清雪与花界限,只看到花蕊星星点点的璀璨金丝,放眼望去,更是壮丽无双,不似人间。

雪浪花海的景象,蓝曦臣是见惯的,年年春日,金鳞台大宴小席就没断过,他几乎是住在了金鳞台,牡丹开的最好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个笑意盈盈的人,在他身旁,共他同赏。

但他却没想过,有一天竟会在冬日看到盛开的雪浪花海。

金光瑶一如往常地从花海深处迎了出来,径直走到蓝曦臣身边,眉眼间俱是笑意,温声唤道:“二哥。”

蓝曦臣这才反应过来,看着金光瑶和他身后的花海,问到:“阿瑶……这金星雪浪怎么开了?”

金光瑶便笑了起来,眼底是纯粹愉悦的光芒,转头看了眼这片花海,笑道:“二哥说过想看,阿瑶便准备了准备,二哥看看,可与二哥想的一样?”

蓝曦臣怔了一下,这才想了起来。


那是去岁的冬日,亦是初雪。

绽园内,寒梅吐艳,金光瑶烹茶煮酒,陪蓝曦臣观雪赏梅。

“姑苏少雪,年年冬日要赏雪景,都要跑来阿瑶这里,阿瑶不会嫌二哥烦吧?”

金光瑶低眉斟了茶奉给蓝曦臣,含笑道“哪里会烦,阿瑶巴不得二哥住在这里不要走,生怕哪年二哥就不肯赏脸了呢。”

“春日的花海冬日的雪,年年都是盛景,”蓝曦臣接下金光瑶送到手边的茶饮了一口,亦笑,“看这些哪里有比兰陵更好的地方,自然舍不得不来。”

“是了,二哥年年都要看两场雪的,”金光瑶狡黠地眨了眨眼道:“看了雪,饮了茶,可是要付账的,这次的图,泽芜君可不要忘了。”

“堂堂仙督,好生小气,这么点茶点就追着要账,”蓝曦臣也打趣了一句,顿了顿,又笑道:“若是两场雪可合在一起,应是极美的。”

金光瑶奇道:“合在一起?”

“天上雪花翻飞而落,直坠入人间雪浪花海,放眼望去,皆是一片洁白,只能从花蕊点点金屑,分辨何处是花何处是雪,何处是人间何处是天上,定然极美。”蓝曦臣说完,低头拿起茶盏,又饮了一口,笑道:“可惜了,牡丹过不得夏,便已然凋谢,此景无缘可见。”

“是吗……”金光瑶也拿起了自己的杯盏,却没有饮下,只摩挲着白玉杯盏温润微腻的杯沿,轻声道:“确实应是极美的。”

“好了,不想了,”蓝曦臣轻轻敲了下金光瑶的头,笑道:“怎么阿瑶倒陷进去了,过来磨墨,还要不要账了?”

金光瑶被敲了一下,这才回神,揉了揉额角,连忙应道:“来了来了!”


蓝曦臣着实没想到,那随口说出,连自己都觉得可笑转头便忘了的念头,金光瑶却真真地记住了。

不仅记住了,还真的做到了。

看着眼前和曾经想象中别无二致,甚至更美的景象,蓝曦臣一时说不出话来,半晌,才嗓音干涩道:“……这是,怎么做到的?”

金光瑶便笑:“金鳞台闭门谢客四月,阿瑶找人扦插了花苗,造了暖房养着,前两日观天时的算出今日是初雪,便拆了暖房,以灵力催开,正好二哥来可以看到。”

金光瑶说起来的语气轻描淡写,蓝曦臣却知道为了让这些娇贵的牡丹在雪中盛开,金光瑶背后费了不知多少人力物力,耗进去多少心血。

如此费尽心力,就只为让他看上一眼他想看的景色,蓝曦臣几次启唇,想说些什么,最后却只道:“……过奢了。”

金光瑶也不恼,依然笑意盈盈的,道:“嗯,阿瑶知道了。”

知错不改。

蓝曦臣不知道金光瑶心里想的,道:“没有下次了。”

“嗯,没有了,”金光瑶立刻点头应下,又补充道:“除非二哥还想看,阿瑶绝对不会再弄了。”

“你啊……”蓝曦臣失笑,伸手敲了金光瑶一下,道:“好了,既然已经有了,那就陪二哥先赏雪吧……”

“好啊,两场雪一起赏——二哥别忘了给阿瑶这次的账啊……”

“就不给……看你下次还胡闹……”

“二哥不给,阿瑶明年还弄……”

“别闹……”


没想到那幅画,因为求精,几次删改皆不满意,又有各种事情耽误,最后竟当真没能送到那个人手中。

蓝曦臣看着面前画卷,看了许久,忽然伸手将它狠狠撕作两半。

在蓝忘机和魏无羡担忧的眼神中,蓝曦臣靠着桌案,继续笑道:

“阿瑶,二哥还想看,再给二哥准备一场吧。”

“这次,一定立刻给你把账清了。”

窗外,被人千里迢迢送来的牡丹,早已在雪中尽数枯萎。

ps:追前缘的宝贝儿们,我没更新,但是第八章添了些内容,改了些细节,可以赏个脸(*^▽^*)

评论(34)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