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欢

阿瑶亲妈骨灰粉,站曦瑶
曦瑶圈渣渣,阿瑶妹子曦瑶妹子随意勾搭
还站追凌不逆不拆,晓薛则是可逆不可拆
很好勾搭的小可爱一只,到时候咱们一起养瑶瑶ớ ₃ờ
QQ:2908146109

恨爱

*ooc严重

*聂怀桑单箭头

*三观极度不正

    我给秦愫的信和送去莲花坞的信是不一样的。

    给秦愫的信,多了一句话

    那句话不是给秦愫看的,而是给金光瑶看的。

    我知道,我所掌握的事情有一部分是没有实证的,有实证的也易被抹去,而以金光瑶的心计,他未必不能翻盘,说是我栽赃陷害,反毁了清河聂氏。

    必须要让他慌,只有慌了,才会出错。

    而能让金光瑶自乱手脚的,只有那么一个人。

    所以我在那信上写了这么一句话——金光瑶对蓝曦臣生情已有十数载。

    其实只要他翻了盘,有权力在手,那么这句话也没有太大作用。

    但是我笃定,金光瑶会因其而慌。

    因为金光瑶太在意蓝曦臣了,这么一句话流传出去,不管如何,蓝曦臣的名誉也会受损,而他,舍不得。

    果然,计划成功了。

    金光瑶要将仙门众人灭口,然后远渡东瀛,因为太过仓促,最后被堵在了观音庙内,七十二颗桃木钉封棺,永不超生。

    我大仇得报,可却觉得一阵茫然。

    我十几年的心力全耗在了为兄报仇上,同样,也可以说是耗在了金光瑶的身上。

    我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看着他眼也不眨地灭了许多人满门,也看着他顶着无数压力修建瞭望塔;看着他为消灭证据杀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也看着他经常去探望那个本该被灭口的老妓 女。

    到了最后,我也没明白,金光瑶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很了解他,却也不了解他。

    平心而论,我觉得金光瑶对我真的是很好。

    在知道大哥死因之前,我也是纯粹地喜欢着那个笑容温和的三哥。

    每次来清河,金光瑶总会给我带我喜欢的古玩;大哥冲我发脾气的时候,他会挡在我身前

    就算是后来知道了大哥爆体而亡的真相后,我也承认金光瑶对我很好——十多年来我装疯卖傻,清河聂氏表面上日益衰落,我去金麟台要帮忙,金光瑶明知是出力没好处,却也从不推脱有求必应。

    有时候,我都怀疑是不是弄错了,明明,他那么好,还不求回报地对我好。

    可事实就是事实,金光瑶杀了我的大哥,所以我要为兄报仇。

    我觉得金光瑶真是个祸害,我们两兄弟都栽在了他手里。

    十几年我受着金光瑶的照顾,整个人都快疯了。    

    我调查了他许多过往,甚至有时候也会同情他怜惜他,觉得大哥那一声“娼妓之子,无怪乎此”也着实过分了。

    仿佛我分裂成了两个自己,一个想要亲近金光瑶,然后另一个我再怒骂自己不争气,一点小恩小惠再多些迷惑就要动摇。

    发现金光瑶心悦蓝曦臣是一个很意外的机会。

    那时我又因为一点事求上了金麟台。

    金麟台的守卫都认识我,是以我很顺利地就进了内院,找人问金光瑶在何处。

    侍女看我也算是金光瑶的弟弟,便回话说是泽芜君来了,就在斗妍厅内赏花,宗主应该正过去。

    斗妍厅说是厅,却是个庭院,连着偌大花园,园内一步一景,假山流水亭台楼阁皆是齐备。

    我还没拐进去,就见金光瑶已经到了,正快步走向蓝曦臣所在的小亭,解下自己的外裳披到睡着了的蓝曦臣身上。

    修真之人五感灵敏,我还清楚地看见了金光瑶一边给蓝曦臣披衣一边摇头说着什么“这就睡了,也不怕受风”,没有任何逾矩的举动,眼底却尽是柔软情愫。

    我忽然就明白了。

    这许多年,金光瑶为何对蓝曦臣千依百顺,对蓝家百般维护,有时连自己的利益都不要也帮着他,好得不像那心狠手辣的他。

    一时之间,各种因由,心头恨得几乎滴血。

    后来,我冷眼看着金光瑶和蓝曦臣许久,才敢确定蓝曦臣对金光瑶来说有多重要。

    如果说,这世上有一个人能让金光瑶心甘情愿地退让甚至认输,那么那个人必定是蓝曦臣,金光瑶几乎把全部的爱意与不舍全都给了蓝曦臣。

    有一次,我利用别人设计了蓝家去试探,结果眼看着金光瑶直接把事情截了下来,处理了个干干净净,半分没让蓝曦臣沾染那些算计,最后编出一个最善意美好的起因结局告诉蓝曦臣。那时我莫名打定了主意,要让蓝曦臣最后动手杀了金光瑶。

    后来,我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说是当初金光瑶能杀了自己大哥,也有蓝曦臣教他清心音,让他去为大哥弹琴的一份原因,应该还回。

    我是故意让苏涉抓住的,因为我要亲自看他花了十余年心血布的局最后的结果。

    一切都很顺利,看着他残缺了一臂,鲜血淋漓的样子,我心里莫名并不感到愉快,反而感觉很是奇怪。

    我压下这种奇怪的感受,朝蓝曦臣喊出了那声:二哥小心。

    蓝曦臣上当了,看着金光瑶眼里的从未出现过的、被背叛的惊痛,我终于感到了快意。

    那一声声质问,全是泣血之音,听得我都不忍心了,可是,谁让他把自己的心捧出来的?还是给了那么一个单纯得近乎奇异的人。

    金光瑶要拉蓝曦臣一起死,这在我意料之内。

    出乎我意料的,却是他最终反悔,又将蓝曦臣推开。

    为什么会把他推开?!

    我一瞬间几乎忘记了伪装,十指瞬间抓破了掌心。

    封棺大典是我亲自主持的。

    那个窄小的棺材里,埋了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他们都永不超生了。

    我很恨金光瑶,因为他杀了我大哥,或许还有其他原因。

    但他已经死了,死前还被他那心尖上的蓝曦臣捅了一剑,该还的都还了。

    所以,我终于可以放那个柔软的我出来了。

    我留到了最后,隔着无数重封印,轻轻笑道,

    大哥,抱歉。


这个文出自我一个脑洞,就是阿瑶虽然确实杀了聂明玦,但是他对聂怀桑的好却不是假的,聂怀桑受了阿瑶十多年的照顾,不会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被杀兄之仇的恨意压下了。

再者。聂怀桑十多年来,为了报仇,肯定一直调查阿瑶,关注着阿瑶,那么多的心力耗下去,感情有变化也是正常的——或者说,聂怀桑和阿瑶那样的人,感情上应该已经算不得正常了,那为什么,不能有爱呢?【喂喂喂,其实就是你自己丧心病狂好吗?!】

最后聂怀桑那声“大哥,抱歉”,既是说他成了大哥最不屑最厌恶的那种耍弄手段阴狠毒辣的人,也是说他爱上了他的仇人。

评论(14)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