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欢

阿瑶亲妈骨灰粉,站曦瑶
曦瑶圈渣渣,阿瑶妹子曦瑶妹子随意勾搭
还站追凌不逆不拆,晓薛则是可逆不可拆
很好勾搭的小可爱一只,到时候咱们一起养瑶瑶ớ ₃ờ
QQ:2908146109

前缘难了

第二章
*文都发出去了正玩游戏玩一半才发现忘写预警和备注的我也是够了
*迟到的追凌预警
*又改了一遍,修了下bug

眉间朱砂,腰佩岁华,纵使记忆中那张犹带稚气的少年面孔变作了青年模样,也未着金星雪浪袍,但沈明瑾——或者说金光瑶,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正是金凌。

金光瑶下意识地就想往回走,但是脚步还没挪动,就猛然反应了过来,那么做反而更惹眼,只得跟沈泓慕泷继续往下走。

其实下面的情形很是一目了然,不论是在哪里仗势欺人的富家子弟永远不会少,只是这次是踢到铁板了,只得和自己的家仆在地上半死不活地呻吟。

金凌连多看那人一眼都嫌脏眼,只冷哼一声道:“真没想到,姑苏地界,居然也有这种败类。”

一旁的蓝思追则赔着笑道:“阿凌,你别气,为这种人生气不值当,我已经传讯给景仪了,一会儿就会有人来处理。”

“本来就没什么好心情,没想到吃顿饭居然还有人敢来惹我,心情更……仙子,你跑什么?!”

金光瑶险些被仙子扑倒摔在楼梯上,连忙扶住扶手才站稳,一时之间成了众人视线的聚焦点。

顶着众多视线,金光瑶花了大力气才把趴在自己身上不松爪的仙子制住,顾不上整理仪表,连忙快走两步,将仙子放到金凌身边,再对金凌行礼道:“晚辈沈明瑾,见过金宗主,”顿了顿,又对蓝思追道:“见过正则君。”

“免,”金凌抬了抬手,再低头看了眼似乎随时有可能再扑到面前之人身上的仙子,蹙紧了眉,问道:“明溪沈家的沈明瑾?”

“是。”金光瑶再次拱手回道。

金凌迟疑了一下,道:“我这仙子,平时并不近人,除了我与舅舅,就……”

未等金凌说完,苏涉与薛洋也走了过来,依次行礼道:

“兰溪慕泷,见过金宗主,正则君。”

“明溪沈泓,见过金宗主,正则君。”

金凌便也转头看向了他们:“免。”

蓝思追亦道了一声:“免。”

金凌的思绪被打断了,再看向沈明瑾,就见他已经和慕泷沈泓站到了一起,正整理着凌乱的衣衫发髻。

少年轻衫,眉眼间尽是风流意气,便是衣衫凌乱也无损风华。

金凌勾唇自嘲一笑,想什么呢,小叔早就死了,尸骨都是自己亲手埋的。

但尽管如此,金凌还是没忍住,又开口道:“你们,是要来姑苏听学的吧?”

往日这三人,向来都是金光瑶为首做主,但此时金光瑶专心整理着衣衫,无意答话之意,苏涉便只得上前回道:“是,我等三人明日便要上山了。”

薛洋又插道:“金宗主也是要去云深不知处?”

这话是晚辈不能问的,苏涉当即暗暗捅了薛洋一下。

到是金凌和蓝思追都不在意,蓝思追笑道:“不是,是我要来云深不知处帮忙的,准备吃完午膳就上去的,阿凌来送我。”

金蓝两家关系奇异,金宗主三十年不踏入云深不知处一步天下皆知,同样,正则君与金宗主结为道侣的事情亦天下皆知,一直情深意重,苏涉薛洋也不以为意,只附和了一声:“正则君与金宗主感情真好。”

蓝思追便笑道:“多谢,那明日我便等着你们了。”

这时,也有蓝家子弟前来处理情况了,慕泷等人便与金凌和蓝思追拱告退了。

回到楼上,薛洋又要要一碗糖蒸酥酪,被苏涉给拦了下来,遂翻了个白眼,看向金光瑶,百无聊赖地问道:“喂,你怎么不说话了?”

金光瑶抬头,瞥了他一眼,没答话。

他要怎么说,他现在这种……与前世旧人相逢,并且要进云深不知处的感觉?

真羡慕他俩没有忆起前世。

注:蓝思追,号正则君,出自灵均诗,言其公正而有法则,合乎天道。我觉得长成版的思追应该就是这样。
ps:虽然是追凌,但因为金凌是宗主,所以是思追去了金鳞台,在蓝家有事需要人时才回去

评论(20)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