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欢

阿瑶亲妈骨灰粉,站曦瑶
曦瑶圈渣渣,阿瑶妹子曦瑶妹子随意勾搭
还站追凌不逆不拆,晓薛则是可逆不可拆
很好勾搭的小可爱一只,到时候咱们一起养瑶瑶ớ ₃ờ
QQ:2908146109

当各家的攻变小了

冰秋

变小了的洛冰河更粘人了,赖在他怀里怎么都不肯下去,稍微有那么一点想把人放下的意思,立刻就能满眼水光可怜兮兮地扯着他的衣衫小声唤“师尊”。

那么一个,软软糯糯的白团子,尤其那个白团子还是他家冰河,对着他撒娇,洛清秋能有什么办法啊?

只能……

“好好好,行行行,抱抱抱,师尊最爱你了。”


冰九

沈九看见洛冰河就想把他一脚踹出视线,尤其他现在变小了毫无攻击力。

脚都提起来了,但是看着那个小团子,半晌没踹下去。

洛冰河却是个得寸进尺的,见自己没被踹,就走过去伸手扯沈清秋的衣角。

沈清秋皱眉看了他一眼,犹豫一下,哼道:“小畜生。”

不过到底没把衣角抽回来。


漠尚

给变小了的漠北君梳小辫,套上裙子,捏脸揉头,一天轻轻打三顿,随心所欲地欺负,一朝翻身做主人!

——那是不可嫩的!

漠北君一个眼神丢过去,尚清华立刻跑来,谄笑道:“大王,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今天的创世神飞机菊苣依然那么怂。


忘羡

沉默寡言,冷若冰霜的含光君一朝变成了个奶团子,夷陵老祖立刻皮了起来。

不仅强行将奶团子含光君搂在怀里蹂躏了个痛快,还把人给扔进了同样雪白的兔子堆里。

蓝忘机好不容易才从兔子堆里爬起来,衣衫乱了个彻彻底底,气得攥紧了拳头,一字一顿地道:“魏 婴 !”

这行为换做平时还是挺有威胁力的,毕竟老祖要考虑自己的腰,但此时蓝忘机的样子就像是一个闹脾气的小孩子,生气起来更可爱了,老祖实在没忍住,又把人摁倒在了兔子堆里,并在一旁捶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蓝湛你实在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追凌

金凌早就听闻蓝思追幼时被魏无羡种过的旧事,没想到他居然有朝一日也能有这个机会。

蓝思追拼命挣扎,奈何此时两人武力值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最终还是被强行镇压,推进了土坑里。

金凌又把土堆了回去,看着只露出一个小脑袋的小萝卜思追,抱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要:“哈哈哈哈哈,思追你好好的……哈哈哈哈哈,在土里多待会儿,长得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思追看金凌笑得这么开心,散去了凝聚的灵力,无奈又纵容地也笑了,心想,阿凌开心就好。


薛晓

变小了就杀不了人,做不了凶尸,甚至掀不动摊子,薛洋觉得很是不爽。

正当他准备拿两包尸毒粉出去撒着玩的时候,一只手摸到了他身上。

随后他就被抱了起来,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疑惑道:“……这是……变小了?”

被抱起了的薛洋短暂地愣了一下,随后便甜腻腻地搂住晓星尘的脖子,笑道:“是啊道长~~~我变小了,都站不稳走不动呢~~~~”

晓星尘听出他是故意的,但配合地笑道:“那……我也只能抱着了啊。”

“道长真好~~”薛洋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成功赖在晓星尘身上不下来,心想,要是可以一直这样,变小……就变小吧。


曦瑶

金光瑶撂下金鳞台所有的公务,专心照顾着忽然变小的蓝曦臣。

蓝曦臣变得实在太小,站不稳走不了也罢了,连筷子都拿不稳,处处要人照顾,而金光瑶则是个很温和有耐心的人——对着蓝曦臣的时候更是温和耐心地没有底线,丝毫不介意地手把手给人穿衣喂饭。

不过虽然金光瑶照顾得周全,蓝曦臣一点没受累,可毕竟成了个小团子,一天下来,便没了精神。

金光瑶看蓝曦臣困得不住眨眼,忍不住劝人早睡,蓝曦臣却捏着小手道:“家规有言,亥时方就寝。”

可是这句话说完方过一盏茶的功夫,人便已歪着头靠在金光瑶的肩上会周公去了。

金光瑶无奈地摇摇头,帮人换好衣衫,抱到床上。

掩好了被角,金光瑶坐在床边,看着睡得香甜的蓝曦臣,轻叹道:“二哥,要是你能一直这样被我照顾,该多好。”


评论(42)

热度(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