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欢

阿瑶亲妈骨灰粉,站曦瑶
曦瑶圈渣渣,阿瑶妹子曦瑶妹子随意勾搭
还站追凌不逆不拆,晓薛则是可逆不可拆
很好勾搭的小可爱一只,到时候咱们一起养瑶瑶ớ ₃ờ
QQ:2908146109

他们

“嗤,你可真够可悲的。”

“是吗?”已经只剩魂魄的金光瑶被这般讽刺到了脸上,却依然笑得温和,眉眼间甚至有些怜悯地看向对面的人:“可我却觉得,你比我,更加可悲。”

对面那个人,一身金星雪浪袍,双肩日月,腰纹山河,面容更是和金光瑶一样——因为他本就亦是金光瑶——另一个世界的金光瑶。

听闻此言,他便反唇问道:“我位尊仙督呼风唤雨,你封棺埋骨一无所有,却是说我可悲?”

“是,你位尊仙督权倾天下,百家俯首世人称,而我只剩这一抹残魂,任人唾骂,可是……”金光瑶手抚到胸口,仿佛又感受到了当初朔月穿过时不可思议的疼痛,却竟低眉笑了起来:“你除了权势,还有什么?”

那个金光瑶一滞,随后道:“我……能有什么是我现在得不到的?!”

金光瑶抬头看向他,道:“心。”

“心?你别讲笑话了好吗?”另一个金光瑶顿时作乐不可支状,嘲道:“心?那玩意只会碍事。你有心,处处留情,这个舍不得杀,那个下不去手,可最后呢?那些你手软没杀的,将你逼到绝境,你放在心尖尖上的二哥,反手送了你一剑,你现在跟我说心?”

听对方提及“二哥”,金光瑶脸上的笑僵住了一瞬,随后又恢复如初,缓缓道:

“你为了遮掩往事,将思诗轩一把火烧了,连思思姨都杀了,你便没有了过往的柔软。”

“你不修建瞭望台,固然不会被百家非议,与人结敌,但也就抛弃了那兼济天下庇护万民的志向。”

“你杀了聂明玦后将聂怀桑斩草除根,设计聂家分崩离析,固然被报仇的后患,可也忘了射日之征时聂家的知遇之恩。”

“你将成美悯善利用到死,榨干所有的价值,又毫不犹豫地抛弃,你就再无可卸下面具以真相待的人了。”

“你将阿松阿愫都杀了,又清理了所有知情人,不会再有被人翻出来娶妹为妻的丑事,你自己却也变得丧心病狂。”

“你的所做所为被二……泽芜君察觉,你便连他也杀了,连最后一地归处都没了。”

金光瑶说完,轻轻一笑,又道:“我虽最后结局凄凉,好歹有悯善陪我到最后,那十几年与……泽芜君相伴,也是真的欢喜,我,还有心。而你,除了权势,什么都没了。”

“呵,说得真是好听。”那金光瑶越听,脸色越发漆黑,却偏偏还要撑着笑,更是瘆人:“本尊便不信,若是你可重来一次,你不会这么做!”

见自己已经把那个自己惹急了,金光瑶依然在笑:“不会。”

“今生我所做的事,每一件都不后悔。”

“只是若可重来一次,我不会再入仙门。”


别打我!!!我知道我写得很渣,但我控制不住这抓心挠肝的念头……

这来自于我两个念头,一是我们喜欢的就是这个做尽了坏事却仍心存善念不肯彻底堕落的阿瑶,如果他真的不择手段心狠手辣,就算一直是金麟台上风光无限的仙督,我也不会这么爱他。

二,则是看到了一句话:拥万里江山,享无边寂寞。那个平行世界的金光瑶就是得到了一切,却又一无所有,我想阿瑶大概不会愿意那样。


评论(11)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