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欢

阿瑶亲妈骨灰粉,站曦瑶
曦瑶圈渣渣,阿瑶妹子曦瑶妹子随意勾搭
还站追凌不逆不拆,晓薛则是可逆不可拆
很好勾搭的小可爱一只,到时候咱们一起养瑶瑶ớ ₃ờ
QQ:2908146109

魂飞魄散

*刀预警
*含追凌

“金宗主怎么大驾光临了?真是有失远迎啊,还望恕罪。”

金凌一大早和蓝思追御剑来了姑苏,专程跑来为蓝景仪贺生,结果还没进云深不知处的山门,便迎面听领着数名交好同辈等在山门的蓝景仪来了这么一句,明知是打趣,也还是忍不住反唇相讥:“既知我是名门仙首,怎么是由你这个小小门生相迎?你们蓝家的礼仪便是如此?”

“你!”蓝景仪无言反驳,狠狠瞪向金凌。

蓝思追见状连忙上前圆场:“好了,阿凌,景仪就这脾气,就是嘴上不饶人,你都是一家之主了,也不必和他计较这个了吧?”

“哼,”金凌一声轻哼,勉强被安抚了,随手朝蓝景仪抛出了两个小盒子,“给你。”

蓝景仪接过来看了看,不满道:“就这么一个小盒子?你也太小气了吧?”

“什么?!”金凌闻言大怒,伸手便要夺回来,“不要还我!”

蓝景仪连忙侧身躲过,宝贝无比地藏到袖中,道:“既然送出去了,哪还有要回的道理?”

“你不是嫌我小气吗?那你去找不小气的人要,巴着我这个算什么?”金凌气结。

蓝景仪当然知道金凌和蓝思追送他的生辰礼物肯定不会随便,也只是那么一说,看人真要急了,连忙道:“好了好了,礼物归我,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你们云深不知处能有什么好吃的?”金凌极为不屑,但看着身旁早就想云深不知处了的蓝思追,还是撇了撇嘴应了下来,“还不带路?”

蓝景仪和其他蓝家少年们便围拥着金凌和蓝思追,一边打打闹闹一边朝蓝景仪的屋子走去,可还没等走到,路过寒室时,金凌和蓝思追却听到了丝丝缕缕的萧声,不由蹙眉。

“怎么了?”蓝景仪看金凌和蓝思追忽然止步,侧头问道。

金凌凝神细听了一阵,道:“是《招魂》?你们蓝家又遇上什么事了?”竟然要家主亲奏招魂相问。

“景仪,到底出什么事了?”蓝思追亦急着问道。

蓝景仪和其他蓝家少年们面面相觑,竟不知如何开口。

“到底是怎么回事?”看他们神色异常,金凌心中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连忙追问。

蓝景仪和其他少年们又对视了一会儿,到底扛不住,看金凌神色,咬了咬牙,道:“是宗主在招……你小叔的魂,自那日回来后便开始了。”

“嘣”的一声,金凌脑中的弦就断了。

一年前金光瑶与聂明玦同棺被封,当时煞气冲天,十里之内寸草不生,可不过百日,煞气便消弭了个干干净净,几家仙首并魏无羡亲自查看,得出两人皆魂飞魄散的结论。

金凌抓着魏无羡又复查了无数遍,可仍是相同的结论,最后痛极而去。

当时蓝曦臣也在场,金凌看得清清楚楚,他除了初时震惊外,连一点异样神色都没有,如今又来招魂作甚?!

金凌一把推开身旁的蓝思追,越过前面的蓝家少年们,撒腿便朝寒室跑去,神色难看之极,蓝思追和蓝景仪等人连忙追了过去。

等到了寒室,看着紧闭的房门,金凌想也没想一脚便踹了上去。

一声巨响,出现在云深不知处,震惊了不知多少人,其中也包括蓝曦臣。

金凌三两步抢到蓝曦臣身前,一眼扫过,整间寒室空空荡荡,只他一人持萧坐在阵法中央,被自己的闯入打断了萧音。*

金凌一时愣了愣,反应过来后更加怒不可遏,手都在微微颤抖。

蓝曦臣被金凌强闯了寒室,微微蹙眉,不是生气,只是有些不知该如何解释。

金陵也不等蓝曦臣解释,根本顾不上他是长辈,开口便是质问:“你是在招我小叔的魂?”

蓝曦臣点了点头,坦然道:“是。”

这一声“是”,便仿佛水入烈油,金凌一脚踢飞了蓝曦臣面前桌案,恨极道:“你凭什么?!”

“他做了很多错事,但终究,是我弟弟。”蓝曦臣敛下眼,说出了那个告诉了自己无数遍的理由。

“弟弟……”金凌怒极反笑,握住岁华剑,当即便要拔剑上前。

这时蓝思追蓝景仪等人终于追了上来,看金凌一副要把自家宗主一剑捅死的样子,连忙七手八脚把人架到了一旁,不停地说着“冷静”。

“你们放开我!”金凌被死死拦住,几次挣脱不得,索性远远地朝蓝曦臣喊道:“招魂不以尸身物件为引,你倒是知道他最喜欢最在意的是什么啊?!蓝曦臣,是你亲手杀了他,有什么资格招他的魂?!招回来再捅他一剑吗?!”

蓝曦臣脸色一白,半晌竟道:“我的资格……金凌小公子不是自己说出来了吗?”

金凌一愣,随后居然安静了下来,推开身前的蓝景仪蓝思追,径直朝蓝曦臣走去,脸上居然还挂着笑,只是这笑容,令明知金凌没能力伤害到蓝曦臣的蓝家子弟都忍不住担心,紧紧跟在金凌身后。

“蓝宗主,”金凌坐到蓝曦臣的对面,神色间竟有了三分金光瑶的感觉,看着温和却带着入骨的凉意,他轻笑道:“蓝宗主说的不错,可您想过没有,他最喜欢最在意的人亲手杀了他,他便是还在,可愿意来见你?”

蓝曦臣攥着萧的手不觉指节泛白,但仍道:“他会来的。”

“是的,他回来的,再如何,以你为引招魂,他定然是会来的,”金凌笑意更深,说出来的话也是温温和和的,但说完后低下头,半晌再抬起来时神色骤厉,恨声道:“可他已经魂飞魄散了!”

裂冰骤然落地,叮叮当当的声音成了寒室内唯一的声响。

*注明:招魂原著就设定是以死者尸身、尸身的某一部分、或生前心爱之物为媒介,使亡魂循音而来,蓝大招魂的场面的意义……可自行脑补……

前缘今天绝对会更……但是卡文卡的很想死……还在拼命挣扎中……

评论(29)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