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欢

阿瑶亲妈骨灰粉,站曦瑶
曦瑶圈渣渣,阿瑶妹子曦瑶妹子随意勾搭
还站追凌不逆不拆,晓薛则是可逆不可拆
很好勾搭的小可爱一只,到时候咱们一起养瑶瑶ớ ₃ờ
QQ:2908146109

前缘难了

第七章

林家是从外地迁到平江的,因为家资丰厚,在平江城也是数的到的人家。十几载勤勉诚恳经营,逢年过节施粥舍粮,名声甚是不错,这也是他们的求助文书能递到蓝曦臣桌案上的原因之一。

而另一个原因则是,他们家出的妖祟也着实棘手。

不过半月光阴,已经有数人遭了毒手,精血被吸食干净,化作了干尸。林家连请了三次散修也没能抓住,不得已才求上了云深不知处。

原本蓝景仪安排的也是蓝家的精英子弟,由两名客卿领队一同前去的,而这些来听学的世家子弟年纪太轻,火候还差得远。

不过既然是蓝曦臣亲自带人,自然也是无妨。

林家当家的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长相颇有几分俊朗,只是眉宇间一股郁气挥之不去,带着家里人候在门前,见到蓝曦臣带人前来,连忙迎了上去,施礼问安:“小民林明信拜见仙长,还有各位小仙师,感谢众位先来相救,敝舍当真是蓬荜生辉。”

蓝曦臣拱手回礼,道了声“哪里”,众少年则跟着微微躬身为礼。

一番见礼后,一行人行进正堂,林明信将蓝曦臣迎上了首位主位,众少年则依次坐在下首客位。

林明信领着家眷站在一旁,招呼了仆婢上茶,又要去安排果品点心。

蓝曦臣接下了茶,起身安抚众人不必忙碌,又将林明信同样请上了上首主座,另请家眷各自落座,开始询问有关的事宜。

提起此事,林家人脸色都立刻变得更加苍白,林明信更是滞了半刻才有所反应,开始整理思路讲述有关内容。

妖祟作乱是自上月廿三日开始, 他夫人李氏去通室沐浴,却许久没有出来,他唤了好些声,也无人应答,一时心急推门而入,越过屏风便看见李氏已经化作了干瘪的尸体。

从那以后,每隔几日便会有人毫无预兆地遭到毒手,男女不拘,受害的地点也各异,只死相皆是化作干尸,请来的散修道人说是被吸尽了精血而亡,他们作法布阵,却也只是无功而返,甚至有一名道人也失踪了。

听完,蓝曦臣神色不变,温和有礼地提出要去看一看那些受害者的尸身,再他们受害的地方查探一番,好多寻些线索。

林明信便立刻起身,为蓝曦臣等人领路,少年们随后,林府其余人则跟在最后。

事情还未解决,尸身也没有义庄肯收,只被存放在林府西院最偏远的地方,杂草丛生一片阴森,尸身干瘪,只剩一层皮包裹在白骨上,倒是没什么恶臭,就是样子极为骇人,林府的女眷战战兢兢地进了院门,就不肯再往前多走一步了。不过幸好也没想要她们做些什么。

蓝曦臣细细查看了停着的几具尸体,随后也没说什么,而是招呼随他来的少年们也来看,林府早得了消息,说是会有世家子弟跟着前辈学习历练,纵然心里嘀咕,也不多话。

少年们一时面面相觑,毕竟去查看死相那么难看的尸体,对他们中很多人来说也是第一次,金光瑶则打定主意不当第一个出头的,还暗中扯住了跃跃欲试的薛洋,根本不想多被蓝曦臣注意到。

最后是金家的一名少年先出了列,很明显他也是怕的,手紧紧攥在自己的佩剑上,指节都泛白了,不过仅管如此,也依然按照被教导的步骤方法仔细看过了尸体上的全部细节。

蓝曦臣在一旁赞许地点了点头,随后少年们便也都围了上去,或单独一人行动,或几个交好的人凑在一起边查看边小声商量

薛洋直接奔着李氏的尸体就去了,而金光瑶则是从最后一具尸体开始查看,薛洋想了想,决定跟着金光瑶一起。

金光瑶看了苏涉一眼,往旁边让了让地方,低头看着面目狰狞的尸体,含了笑。

两人一路看过去,到李氏的尸体旁后,薛洋也凑了过来,悄声跟金光瑶苏涉说着他发现的情况,金光瑶听完后,想了想,低头端详李氏头部半晌,随后翻出丹丸压在舌根,细细嗅了嗅李氏口中的气味。

薛洋露出明显嫌弃的表情,道:“你真不嫌膈应……怎么样,没错吧?”

金光瑶蹙了蹙眉,也不和他斗嘴,道:“应当错不了。”

苏涉也轻轻扒开李氏的双眼眼皮,朝沈明瑾点了点头。

等少年们都看好后,蓝曦臣问道:“你们觉得,是何物所为?”

这次金光瑶没来得及拦住薛洋,薛洋直接第一个开了口:“我觉得是妖所为,且应是擅长幻术的妖类。”

蓝曦臣点了点头,又开口道:“那你……”

“啊!!!!”

蓝曦臣话刚开口,便被人崩溃的叫喊声打断,所有人的视线一时集中到那人的身上。

那人不过二十四五的样子,沈明瑾记得他在林府人迎候时站的位置,应是林明信的堂弟,也算是林府的正经主子,此时仪态全无地蹲在地上,胡乱地喊道:“是她……一定是她……她来报复了!!!”

金光瑶与苏涉薛洋交换了个眼神,随后下意识地想上前询问,又生生顿住了脚步。

“你胡说什么?!提她做什么?!再扰了仙人们,还不赶紧下去?!”林明信此时才反应过来,脸色变得铁青,急忙朝蓝曦臣告罪,又要招呼人将他拖下去。

蓝曦臣摆手拦住了上前的家丁,将那人扶起来,朝林明信问道:“……不知,这位公子口中所说的‘她’是什么,还要麻烦您将原委说来。”

“……一定要说吗?应该是与她无关的……她都死了,绝对死了!”林明信吞吞吐吐地不愿说。

蓝曦臣认真道:“还请解惑,毕竟这除妖之事不是玩笑。”

“这……”林明信沉默了半晌,重重叹了口气,还是开始讲述:

林明信年轻的时候,曾在山中救了一名女子,后他与那女子两情相悦,将她娶为妻室。

那女子名唤云岚,生的美貌,又体贴能干,对长辈也恭谨孝顺。两人感情极好,虽然长辈对她孤女身份有些微词,可若是一直这么过下去,迟早也是阖家美满。

但偏偏没能成功,好日子没过几年,青州城便开始出事,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人失踪,请来的仙门中人做法,说是有妖孽在吸人精血补身续命,弄得人心惶惶。

林明信在日常生活中发现了些蛛丝马迹,查到最后发现竟然真是云岚所为。

云岚乃是雾的意思,她本就是山中云雾灵气凝结出的雾妖,与人生情离了山中,没有山中灵气供养,想要续命便只得去吸食他人的精血。

林明信挣扎许久,最后还是和修士联合起来,大义灭亲,而那雾妖也毫无防备地被擒住绞杀。

后来,或许是怕那雾妖没死彻底,再来报复,也或许只是想远离伤心地,林明信举家从青州搬到平江,又娶了妻生了子,十几年相安无事,直到此时再出现妖物吸食人精血的事情,往事才被翻了出来。

说完后,林明信整个人虚脱了一般,直接就靠在了一旁破烂的墙壁上。

而听他讲的蓝曦臣,也似乎身形不稳地晃了一下,以手支额,半晌没有言语。

各家年轻的子弟们,经历的事情还少,此时互相看着,窃窃私语却也不知该怎么评价,按他们受到的教育,林明信那么做避免了更多人被害,是正确的,那雾妖害人性命,也活该被诛杀……可是,依然觉得有些奇怪难受。

倒是金光瑶自己都觉得自己平静得有些意外,听完后第一反应居然是去看李氏的尸体,随后却是微微一愣。

“……喂。”

“……芝兰。”

“嗯?”同时听到薛洋和苏涉的声音,金光瑶下意识回头,压低声音疑惑道:“什么事?”

苏涉和薛洋对视了一眼,随后慕泷先道:“……我没什么事。”只是听完后,莫名觉得很不舒服。

薛洋翻了苏涉一眼,然后转头对金光瑶道:“你觉得会不会真是那女妖来报仇?”

“你觉得呢?”金光瑶挑眉看了回去:“我又没开天眼。”

“切,看你平时那样,我还以为你真无所不知呢,也有你不知道的啊?”薛洋撇撇嘴,随后又道:“我倒觉得,若真是那妖来报复,也算出气……”

金光瑶瞪了薛洋一眼,薛洋立刻动作熟练地举起食指抵住唇,表示再也不说了。

金光瑶很是无奈,揉了揉额角,转头又继续去看李氏的尸体,依然没有什么变化。

大概是自己眼花了吧……看来刚才还是被影响了,金光瑶默然收回了视线。

从头到尾,不曾多往蓝曦臣身上扫一眼。

评论(42)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