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欢

阿瑶亲妈骨灰粉,站曦瑶
曦瑶圈渣渣,阿瑶妹子曦瑶妹子随意勾搭
还站追凌不逆不拆,晓薛则是可逆不可拆
很好勾搭的小可爱一只,到时候咱们一起养瑶瑶ớ ₃ờ
QQ:2908146109

当各家受被起哄要跟自己对象说分手


*现代背景
*重发,第一遍好像丢了一大半
*为了保命而发糖系列 @落花时节又逢君

【冰秋】

被起哄要求打电话给洛冰河说要和他分手时,沈清秋整个人都懵了,半晌,回过神来,看着周围不停起哄怂恿他打电话说分手的人们,沈清秋无奈一笑:
“打电话说分手可以,但是如果明天的头条新闻是恐怖袭击造成重大伤亡,你们负责。”
“!!!”
后果就是这么可怕【摊手笑】

【冰九】

“小畜生,分手。”
“嗯?”

沈清秋回去后,洛冰河成功来了一场捆 绑 play。

【七九】

置身于满室喧闹中,本就足以令素喜清净的沈清秋蹙紧眉头,更遑论此时他自己还成了全场的焦点,被要求打电话告诉岳清源,要和他分手的事。
沈清秋就是一个拧的性子,若是平时,想说便说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此时被一群人起哄,连催带逼的,却反而不愿意了。
有人看沈清秋一直不动,便激道:“当年他出国留学,说好回来接你,不是没接吗?你不说说他吓吓他,不是亏了?”
这是沈清秋的痛处,却也是他的逆鳞,闻言,沈清秋立刻站了起来,道:“这是我与他的事,用不到你们对话。”说完,利落地转身离去,背影清冷孤高。
而回到家后……
“岳七你个大骗子!!!”
“阿九我错了!不管什么都是我不好,你别气到自己!!!”自己对象忽然发脾气,岳清源着实很茫然,但依然立刻开始哄人。

【漠尚】

都说酒壮怂人胆,这话确实没错。
尚清华被沈垣等人连手灌了两瓶二锅头下去,居然真的在他们的怂恿下给漠北君打去了电话。
“漠北君,我要和你分手!!!”

事后三天,沈垣才再次见到尚清华,顿时震惊的瞪大了眼睛:“飞机兄,你这脸是怎么回事?!”
尚清华揉着自己脸上的伤,叹道:“黄瓜啊……”
“我真想打死你!!!”
“有这么坑兄弟的吗?!!!”
“你不知道漠北君是退役的特种兵吗?!”
“嘶——好疼……”

【忘羡】

“蓝湛,我要和你分手!”
如此气壮山河的一句话落下,魏无羡还没来得及跟江澄吹牛,就听电话那头一阵噼里啪啦的乱响。
似乎是茶杯被碰翻了,椅子被带倒了,桌子被撞偏了,蓝忘机急促的脚步声和同样急促的声音同时响起:“魏婴!你在说什么?!到底怎么了?!”
魏无羡被吓了一跳,也顾不上继续吹牛了,急忙道:“蓝二哥哥你淡定淡定,是江澄他们起哄要我说的,就是开个玩笑,我真没想和你分手。”
蓝忘机猛的松了一口气,一时浑身发软,扶住楼梯扶手才站稳,声音几乎咬牙切齿:“魏婴!”

五日后:
“哎,怎么这几天都魏婴那家伙来作妖啊?”江澄等晚饭时猛然间想起,魏无羡都好几日没来拉着他出去喝酒了,不由得奇道。
“阿澄,你别这么说阿羡,”一旁正在摆饭的江厌离闻言,想了想道:“我中午去阿羡公司给阿羡送排骨汤的时候看见他了,他好像腰不舒服,听他同事说,他请了好几天假,今天才上班,走路都还是瘸的呢,阿澄,你记得多去看看阿羡。”
江澄废了好大力气,才勉强压制住了想要抽搐的嘴角,道:“……好,听阿姐的。”

妈的死给!!!

【追凌】

金凌正是少年意气的时候,又是大小姐性子经不得激,几杯酒入口,再被蓝景仪他们一起哄,脑子一热就拿起电话给蓝思追打了过去:
“喂,蓝思追,我要和你分手!”
“什么?!”
震惊的声音从电话中响起,没等金凌再说话,就听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下一秒包间的门被猛然拉开,蓝思追急道:“阿凌,你怎么了?”
金凌也震惊了,看着扶着门框大口大口喘气的蓝思追,道:“阿愿,你怎么来了?”
“我担心你太晚了一个人回家不安全,来等着你的……阿凌你怎么了要分手?我做错了什么吗?你别这样,我一定改,别分手!”
其实已经被感动到了的金凌,别扭地转过头,道:“没什么,就是闹一闹而已……没想真和你分手。”
蓝思追一口气哽在喉咙里,憋了半天,自己咽了下去,叹道:“阿凌,下次别玩这个了。”
“好。”
“咱们回家吧,吓死我了。”
“……好。”

【晓薛】

“晓星尘,我要和你分手!”
一句话撂下,薛洋正挑衅地看向起哄说他不敢和晓星尘说分手的人们,下一秒,晓星尘一句话从按了扩音的手机中传出来,他都恨不得时光倒流,掐死方才说话的自己。
“阿洋,乖,别闹脾气了,今晚我不折腾你了。”
在周围人的哄笑声中,薛洋咬牙切齿道:“晓!星!尘!你大爷的!!!”
“乖,今晚回来给你两颗糖。”
“三颗。”
“两颗,我亲手熬糖浆的那种。”
“……好。”

【曦瑶】
看着一堆起哄的人,金光瑶含着笑意,丝毫不为所动。
“我不会的,永远不会和二哥说分手的。”
“就算是假的,也不会。”
“我舍不得。”

蓝曦臣推门而入,在屋内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已经走到了金光瑶面前,轻轻执起他的手,道:“我也是。”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评论(44)

热度(1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