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长欢

阿瑶亲妈骨灰粉,站曦瑶
曦瑶圈渣渣,阿瑶妹子曦瑶妹子随意勾搭
还站追凌不逆不拆,晓薛则是可逆不可拆
很好勾搭的小可爱一只,到时候咱们一起养瑶瑶ớ ₃ờ
QQ:2908146109

不圆的圆满

*私设聂导没发现阿瑶

*蓝忘机依然没找到媳妇

*三观应该……不算太正


听闻有疑似鬼道之徒作祟,蓝忘机连忙不远千里地赶去查探情况,可却又是一场空欢喜。一时之间身心俱疲,蓝忘机只想暂时回云深不知处休息些日子。

可没想到进了云深不知处便见众人在忙着些什么。

寻了一个门生询问,蓝忘机才知这是在为两月后的百家围猎做准备。

围猎之事,向来是四大家族轮流举办的,今年轮到姑苏蓝氏,蓝忘机是知道的,不过他不擅处理这种事,蓝曦臣又纵着他在外云游,便都是等开场前几天才传书唤他回来的,这倒是他十多年来第一次看见准备围猎的事。

想了想,蓝忘机转身走向了议事厅。

还没走到门口,蓝忘机就听见里面的声音。

“敛芳尊,这是去年用的香料单子,我已经整理出来了,您看看还有什么要改动的吗?”

“我看看……嗯,把苏合香去了,今年邵阳的那位老夫人要来,她闻不得这香……还有,我记得沉水香似乎不够,你去库房看一眼,如果真不够就记好条子,到时候一起送去兰陵。”

“是。”

“对了,我让人送来的摆件用具,收好了吗?”

“敛芳尊放心,我刚刚看着东西进了库的,一点边角都没擦到!”

“景仪动作果然麻利啊……那再麻烦你跑一趟,把这些卷宗,送给二哥过个目,然后没有什么问题就发出去吧。”

“明白!”

“还有……那个……”

里面的声音一刻也没有停下来过,大到搭建看台,小到茶水点心,都一一过问,巨细靡遗,无比上心。

蓝忘机在外面听了一盏茶的功夫,但最后也没有进去,而是转身去了寒室。

蓝忘机到的时候,蓝忘机刚好合上最后一本卷宗。

蓝景仪刚抱了起来,就听门外蓝忘机敲门唤道:“兄长。”吓得险些把那一摞卷宗摔到地上。

蓝曦臣明显也没想到蓝忘机会来,连忙起身道:“忘机?进来吧。”

蓝忘机推门而入,对蓝曦臣微微俯首施礼:“兄长。”

蓝景仪艰难地抱住卷宗,朝蓝忘机行了晚辈礼:“含光君。”

蓝忘机抬手免了蓝景仪的礼,看着他怀里的那一大摞卷宗微微蹙眉,道:“……这卷宗?”

“怎么了含光君?”蓝景仪低头看了怀里的卷宗一眼,疑惑道:“这些卷宗宗主批了,我马上要发出去的。”

他当然知道这个……蓝忘机没回答蓝景仪,而是看向蓝曦臣,问道:“我之前看景仪往这边走不过一会儿,兄长批的这么快?”

“这个啊……”蓝曦臣笑了笑,道:“这是关于两月后围猎事宜的卷宗,阿瑶写好了送来的,我不过是扫一眼印个章的事,自然快了。”

蓝忘机闻言顿了一下,从蓝景仪怀里抽了一本卷宗出来,朝蓝曦臣示意了一下。

蓝曦臣不解其意,但也点了点头。

蓝忘机便打开看了起来。

规整的小楷,字迹灵秀,起笔落笔敛尽了锋芒,满纸皆是温柔,是金光瑶的亲笔。

是关于来客轿辇车马停靠摆放,照顾喂养的事,蓝忘机其实看不大懂,但也知道这安置得周全又省事,便又送回了蓝景仪的怀里。

想了想,蓝忘机朝蓝曦臣问道:“兄长今次围猎,请了敛芳尊来相助理事?”

“不止呢,”蓝曦臣神色温柔,含笑道:“我素来是不擅纠缠这些事的,叔父年纪也渐渐大了,不好总是劳烦叔父,这些年,不止围猎,好多事都是阿瑶帮我周全处理的,有他在,我也安心。”

蓝忘机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语塞了一下才道:“敛芳尊确是与兄长甚为要好。”

“是啊。”蓝曦臣看了看自家弟弟神色,笑道:“阿瑶是极好的,你们以后,常来往便好。”


“巧言令色,鲜矣仁。”*

这是蓝忘机曾对金光瑶下的评价。

他一直不喜欢金光瑶,觉得他为人圆滑世故,没有风骨,不可信托。

后来,金家参与乱葬岗围剿,尽管明白他那时不是主事之人,却仍更加不喜他了。

十几年他不曾踏足金鳞台半步——其实,位于修真界最高处的金鳞台,于蓝家人而言,要去不过寻常——甚至连金光瑶继任宗主,登位仙督的大典,他也没去。

可尽管如此,每次兰陵金氏开清谈会,请柬必也是有他的一份。

今次又亲眼看见了那人,为蓝家的事忙得几乎团团转,蓝忘机当面没说什么,回去后,却一直怔怔出神。

这些年,金光瑶是如何对兄长,乃至对蓝家的,纵然他不通世务又长年在外,也是清楚的。

本最该为兄长分忧的他,任性地在外到处寻找魏婴,那些繁重琐碎的宗务,压得人几乎透不过气的家族责任,都是由那个本就自己也重担在身的人帮着兄长分担的。

那个人眉眼间俱是盈盈笑意,轻描淡写地从兄长那里接过冗杂事务,然后再把处理好的卷宗轻描淡写地交回去,那些耗进去的心力则只字不提。

尽心尽力,毫无所求,他担得起这八个字。

或许……是他偏激了。

蓝忘机一时陷入了深思。


蓝曦臣到金鳞台开清谈会,向来是金光瑶亲自迎出来的。

今次更是不同,金光瑶早早便等在入场处,看到如霜似雪的两人相伴而来,连忙又迎了出去几步,笑道:“含光君果然来了……真是蓬荜生辉了。”

蓝忘机绷着脸,还没说出话来,蓝曦臣便笑道:“阿瑶又瞎说了,忘机来此有什么大不了的。”

“二哥说的是,”万人之上的仙督,就那么低眉含笑地作揖道歉,“是阿瑶说错话了,忘机来此,自然是随意的。”

蓝忘机几次启唇,正准备开口,却听见一声呼喊:

“三哥!”

下一刻,便有个人影冲了过来,直接扑到了金光瑶身上。

金光瑶把人接了个满怀,稳了稳,道:“怀桑,你先下来,二哥和忘机都在。”

“曦臣哥哥没……啊,含光君也在?!”聂怀桑连忙松手从金光瑶身上下来,还没顾上整理仪容,就连忙朝蓝忘机行礼道:“……含光君,我方才一时没注意,别见怪……呵呵,别见怪。”

“无妨,”聂怀桑的心性,蓝忘机也是清楚的,并不以为意,顿了顿,蓝忘机对上金光瑶,总算开了口:“……敛芳尊安好。”

金光瑶眉眼含笑,温和道:“忘机亦安,咱们这便进去吧……我这也匆匆布置,怕是不周,若是有什么不顺心的可千万要说,不必拘束。”

这般说辞,分明已是将蓝忘机十余年不应邀的事揭了过去,给足了面子台阶。

可越是这样,蓝忘机越不会就这么过去,最后还是肃颜朝金光瑶拱手道:“……这些年来,在下多有失礼,幸得敛芳尊包容。”

“哪有这么严重?”金光瑶顿了一下,随即笑到:“我与二哥是兄弟,咱们也不算外人,自己人哪有这么多说法的,以后好好的就好,往事不必提了……我记性很不好的,记不住。”

到最后,金光瑶还说笑了起来,蓝曦臣摇头笑了起来,戳了金光瑶一指,又朝蓝忘机道:“怎么样?我就说了,阿瑶是极好的,”

“是啊是啊!三哥可好了,我总来麻烦三哥的,三哥也不会生气,总会帮我的!”聂怀桑说着,就又要往金光瑶身上挂。

金光瑶抬手按住了聂怀桑,道:“既如此,咱们也该进去了,一直在门口堵着,也不是事啊。”

“嗯,”蓝曦臣点头应下。

一行四人便说笑着,朝内殿走去,身后的影子拖得很长,最后皆交在了一起。

注明*处:我记得有说过,然而翻了半天没翻到,可能是新修版没了?额……也或许是我记错了,大家凑合看吧……

忘羡内容太少我就不打tag了。

评论(28)

热度(134)